程砚秋身居乡下 陈砚秋拒演让我明白了什么道理?

爱已成冰2022-09-04 21:00:13998

程砚秋的程砚秋寓所,你还知道哪些类似的名人故事,陈砚秋拒演让我明白了什么道理?

本文导航

程砚秋的程砚秋寓所

——什锦花园胡同15号王之鸿什锦花园胡同属东城区景山地区,是东四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五条胡同。胡同东段曲折,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北大街和大佛寺东街,长600余米。明代,胡同西段称“红庙街”,东段称“适景园”,因成国公朱能在此建有私家园林“适景园”而得名,清乾隆时称“石景花园”,宣统时称“什锦花园”,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什锦花园胡同”。什锦花园胡同15号,旧时的门牌是什锦花园6号,在胡同东段曲折处小细管胡同南口东侧,现院内为1栋有4个单元门的五层居民楼,院门朝西,为两侧砌有砖垛的随墙大门,已非昔日原貌。据程砚秋之子程永江回忆,此院原为旗人邓家宅邸的后花园,经李锡之介绍,程砚秋全家自1935年9月至1938年12月租住于此。程永江在此院虽然只度过从3岁到6岁三年稍多的时光,“但儿时的印象却是鲜明而难忘的”,以至于几十年后还能对院子中的景物做出详细的描绘——“这座花园叠石为山,四周林木葱茏,间立各色石笋,铺有嵌花石子甬路,园中央建一宽敞凉亭,园东一侧太湖石山背后有一蝶仙庙,青苔漫地,阴冷袭人。花园西南部有一座花墙月亮门,把花园和前院隔开。园子东北部建有三面游廊环绕的长方形大院落,房屋均建于高高的石基上,正门都筑有石砌台阶。北正房及东西耳房,为祖母、父母亲和孩子们居住;西厢房专辟为客厅,即著名的‘御箱簃’所在。其北侧为供奉祖师爷的小佛堂;东厢房为堆放戏箱杂物之用;倒座南房一溜3间暂空置。院内正房前面值有6棵高大的西府海棠,青砖墁地,有嵌花石子的十字甬路互通,西南通向花园;院内东南角孤悬一小跨院,为一棵巨大的古槐所占据。绕过北房东夹道是一狭长的后院,向西穿越过一座门道便抵达后花园的北半部,有3间在一架大藤萝掩映下的北房,后充作孩子们的私塾。其东侧筑有花墙月亮门,南北向甬路直通坐东面西的门道,它显然是这所大宅院的后门,现权作‘正门’之用,门内两侧的数间平台屋便成了门房和仆役的往处”。程砚秋最初的业师是荣蝶仙,而他租住的院落里又有蝶仙庙。虽此蝶仙非彼蝶仙,然诗家可能衍化出绚丽辞章,而史家只能认作是巧合。程砚秋之所以相中什锦花园6号,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旅欧回国后外事活动与社会公益工作日益增多,东单牌楼附近西观音寺34号的住房已不敷应用;另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已接手北平市私立中国高级戏曲职业学校的董事长,而校址在今嵩祝院北巷,距什锦花园较近。程砚秋搬出什锦花园6号却显得无奈。其子程永江说:“从‘九一八’事变以来,父亲的反日爱国态度一直十分鲜明,北平沦陷使他产生了‘孤树临风’的危机感;住在什锦花园与吴佩孚府邸相邻,难免政治方面的干系,特别是‘停演’之后,住在这座大花园里总觉得招惹耳目,于是‘停演’成了迁居的契机之一。”程砚秋(1904—1958),京剧表演艺术家,原名艳秋,字玉霜,后改为御霜,满族,北京人。曾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有《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程砚秋文集》存世。程砚秋幼年家贫,到荣蝶仙家当“手把徒弟”,开始了学艺生涯。旧时民间戏曲艺人学艺多采用“师徒传承”的教育方式,这种教育方式大体有四种形式:一曰“设堂授艺”,又称“私寓弟子”;二曰“家塾学艺”;三曰“手把徒弟”,又称“私房徒弟”;四曰“拜师深造”,其中“手把徒弟”学艺最苦。这是因为“设堂授艺”招收的多为梨园世家子弟;“家塾学艺”必是殷实之家,有钱聘请教师;“拜师深造”则是有一定造诣的艺人为了更大的长进和更广的社会认同采取的措施,也有名家为得传人而主动收徒的。如:马长礼唱红之后,杨宝森、马连良均希望收其为徒,经协商马长礼被杨宝森收为徒弟,被马连良认为义子。“杨徒马儿”一时为梨园佳话。而“手把徒弟”则多是家境贫寒的孩子为求谋生之道才投师学艺,因此,入师门之前先要签订相当于“卖身契”的文书,称做“关书大发”。程砚秋天资聪颖、勤奋好学,13岁时便在天桥东大市浙慈馆票房和丹桂茶园边学戏、边“借台演出”。诗人、剧作家罗瘿公慧眼识珠,在得知程砚秋变嗓仍须为师父赴沪演戏后,毅然借款700银圆为其赎身,使程砚秋提前两年出师。之后,又帮助程砚秋调养嗓子,学习文化,拜谒名师。可谓:培育英才,不遗余力。贤哉,罗公!程砚秋没有辜负罗瘿公的苦心栽培,在艺术上敢于探索、勇于创新,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世称“程派”。程砚秋与“梅派”创始人梅兰芳、“尚派”创始人尚小云、“荀派”创始人荀慧生并称“四大名旦”,名震京城,声播海外。有人评价:梅派讲究“样”——雍容华贵、典雅大方,尚派讲究“棒”——歌舞并重、昆乱不挡,程派讲究“唱”——深邃曲折、幽咽婉转,荀派讲究“浪”——柔媚活泼、清新流畅。程砚秋讲究“唱”,不仅唱腔深邃曲折、幽咽婉转,而且唱词也错落有致、含蓄隽永。20世纪30年代,程砚秋赴欧洲考察西方戏剧以求探索中国戏剧发展之路。归国后与剧作家翁偶虹共同创作了集程派艺术之大成的剧目——《锁麟囊》。为了塑造人物和展示程派艺术的需要,对唱词反复推敲,突破京剧以7个字一句或10个字一句的设计程式,突出长短句,使唱腔抑扬错落、疾徐有致。如:剧中人薛湘灵回忆春秋亭遇雨的一段唱词——“在轿中只觉得天昏地暗,耳边厢,又听得风声断,雨声喧,雷声乱,乐声阑珊,人声呐喊,都道是大雨倾天……轿中人,必定有一腔幽怨,她泪自弹,声续断,似杜鹃,啼别院,巴峡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能不令人击节而叹?!程砚秋在北平沦陷时期息影舞台,务农隐居,以“停演”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更有只身痛打数名日本宪兵和伪警察之后脱身的惊人壮举,为世人称道。北平和平解放之后,周恩来曾登门探望程砚秋,虽未遇,程砚秋却感慨万分。他说:“旧社会‘戏子’属下九流,没人看得起,谁想到周总理登门来看我!真是礼贤下士啊!”

你还知道哪些类似的名人故事?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北平沦落敌手。敌伪当局要求北平梨园公益会出面组织京剧界义务表演,为日军唱捐飞机。在敌人的威逼下,很多人不敢不唱,唯有一人坚定地说:“我不能为日本人唱义务戏叫他们买飞机去炸中国人。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能让大家受牵连。献机义务戏的事,我宁死枪下也决不从命!请转告日本人,甭找梨园的麻烦,我自己有什么罪过,让他们直接找我说话就是了。”此人,正是中国“四大名旦”之一的程派创始人程砚秋。

■人物小传

程砚秋:(1904~1958,满族正黄旗人)

原名承麟,著名京剧大师,四大名旦之一,程派创始人,中共党员。代表剧目有《锁麟囊》《窦娥冤》《荒山泪》《春闺梦》等。

对外称病 名旦退隐

程砚秋,著名京剧艺术家,1904年生于北京,6岁卖身学艺,11岁登台演出,17岁独立成班。1927年,他与梅兰芳、荀慧生、尚小云被评选为“四大名旦”,那一年他才23岁。

1937年拒绝为日军唱戏后,程砚秋的日子过得很不平静。1941年,他乘102次列车从上海演出归来,在前门火车站下车。以伪警察徐大麻子为首的几个便衣,在罩棚下围住程砚秋,不容分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程砚秋从小学习武旦,师从多位名家,具有很好的武功根底,只见他挥拳左迎右击,徐大麻子等人挨了不少拳头。徐大麻子恼羞成怒,抡起刀鞘向程砚秋脸上打去。眼看程砚秋要吃亏,路经此处的铁路工人小沈机智地用日语喊道:“八嘎牙路(混蛋),不要打了!”别看徐大麻子对中国人耀武扬威,可对日本主子却百依百顺。一听这句日本话,徐大麻子等人马上住手。程砚秋乘机向出站口跑去,脱离了险境。回到家,程砚秋对夫人说:“我程某就是不给日本人唱戏,看他们到底能把我怎么样!”

重重的压力和敌人的机关算计极大地影响了程砚秋的日常生活,他不得不时刻处于防备状态中,这样的生活使他身心俱疲。在此情形下,程砚秋决定谢绝舞台、息演退隐。一方面,他对外宣称身体患病,不能登台演出,并托人请德国大夫亲笔开具了一个患病证明。另一方面,他告别了城里报子胡同的家人,到了北平西北郊的青龙桥开始了务农生活。

村居务农 难避日伪

搬到青龙桥时适逢春节,程先生自书自撰一副春联:“蓄发事耕耘,杜门谢来往;殷勤语行人,早作退步想。”春联贴在门上,程砚秋便开始了村居的漫长生活。

一代名伶程砚秋真的做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购置了60多亩地,添置牲畜、马车、农具,请了几位农民做帮工。烈日之下,只见他带着孩子跟随帮工来到黑山扈山坡锄地,身披青布衣褂,脚穿黑布鞋,俨然一位壮实的庄稼汉。在玉米地里,年轻的农家帮伙正在教程家父子“一步三锄”地耪玉米,他们共同练习前跨一大步,连耪三锄,将田间杂草除掉,还要注意不能伤了秧苗。还没干上一上午,大伙已经大汗淋漓。

此间,程砚秋宣称要实行“三闭主义”,即闭口、闭眼、闭心,意在避开日伪的骚扰。同时,他带来很多的历史古籍,专心攻读《汉书》《大宋宣和遗事》《明史》等书籍,由历史事件联系到中国当时的命运,又想到自己的处境,不胜感慨。他说:“前日已读完《汉书》《宣和遗事》,徽、钦二帝经过惨状,宫人、公主、王妃均被掳去,青衣行酒真不如平民精神快活。亡国之惨,真令人不忍睹。现在该轮到我们来做亡国奴了,别无选择似的非要你逆来顺受。我没做什么亏心事,不怕!他们爱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国破家亡,个人安危又算得什么?让他们来吧!”

虽然已经停止了登台演出,但此时的程砚秋仍然无时无刻不心系京剧。他一方面不断对自己以往的剧目精雕细琢,反复修改以日臻完美。甚至经常邀请友人同行切磋技艺。另一方面,结合自己攻读的历史古籍和心中所思,开始酝酿新的作品。这些作品,凝合了他自己的心绪和感受,与当时的时代特征息息相关,比如经典剧目《通灵笔》。

世外桃源的生活并非始终平静。虽然程砚秋已经不登台演出,并且移居郊外。但日伪特务仍然经常上门骚扰。1944年2月的一个深夜,日本宪兵和伪警突然闯入程砚秋的家中,准备抓人。幸亏当日程砚秋未在家中,事后程夫人通过挚友申请保释,才免除了冤狱之灾。程砚秋悲切地说,“士可杀不可辱,”他深切感受到了作为亡国奴的屈辱,急切地盼望中国人民能够重新站立起来。

闻获捷报 重登戏台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程砚秋万分高兴,逢人便说:“看到打败日本侵略者,真高兴呀!我早就相信中国亡不了!艺术亡不了!”他满怀胜利的喜悦在北平广播电台做广播演说,愤怒控诉日寇在华的种种罪行。同时,他宣布,改“三闭主义”为“三开主义”,即开口、开眼、开心,开始重新登台演出。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121师,在军政委莫文骅率领下进入北平城,接管北平的防务。2月1日,41军军部和直属队进驻报子胡同。由于41军担任北平的警备任务,41军军部也是北平警备司令部。司令部的通讯科就住在18号程砚秋家。为了表示对程先生的谢意,莫文骅和41军军长吴克华、军政治部主任欧阳文来到程先生家。程先生见到他们,激动地说:“贵军为民赴汤蹈火,理应盛情款待,只是家人甚多,寒舍狭小,实在抱歉。”几位军首长赶忙说:“这已经给您增添了不少的麻烦,请程先生海涵。”

新中国成立后,程砚秋重新开始在京剧舞台上活跃起来。1950年,程砚秋在西安表演后写成《西北戏曲调查小记》,掀起了西北之行演出的序幕。在此期间,程砚秋曾与贺龙元帅邂逅,贺龙元帅赠宝刀一柄,并说,“宝刀赠烈士,红粉送佳人”。1951年,程砚秋赴西南考察返回路过武汉时,得知当地同志们捐献抗美援朝的飞机还差几个“螺丝钉”,立即不顾劳顿辛苦,在汉口连唱五天义务戏。

补白

程砚秋入党 周总理点赞

1957年春天,程砚秋正式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同年10月,经周恩来总理、贺龙副总理的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对于程砚秋在抗战期间的爱国壮举,周恩来总理曾赞扬道:程砚秋坚持民族气节,反对日伪统治,毅然息影剧坛,避居山村,荷锄务农的爱国主义壮举,不仅在当时成为鼓舞人们抗日救国的巨大精神力量,而且将永远在中华民族抗敌御侮、争取解放的斗争史册上放射着耀眼的光辉。

经中国戏曲研究院党支部讨论通过,程砚秋成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

1958年程砚秋病逝后,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史实寻踪

西四北三条39条(原报子胡同18号)是程砚秋的故居。

这是一所三进的四合院,如意门开在东南角的巽位,进门是一个影壁。前院北房是程砚秋的书斋和客厅;中院有梨树、青竹、花坛,非常美丽;连接中院和后院的是一个建筑精美的垂花门,后院正房是三间北房、两间耳房的格局,程砚秋的卧室在东耳房。

故居现如今还保持着原建的格局,他生前用过的戏装、剧本、图书和学习生活等用品均保存完好。

陈砚秋拒演让我明白了什么道理?

“四爷。”梨园公会的人怯生生望着程砚秋,恭恭敬敬地说,“这次演义务戏,想请您……”

“给日本人唱义务戏?我不唱!”程砚秋义正辞严。

梨园公会的人为难了:“四爷,我们梨园公会是为大家办事的,日本人不好惹,像您这样在戏曲界有地位的人不参加义演,恐怕对北平京剧界不利。”

“日本人打了我们,还要为敌人庆祝胜利,为他们募捐飞机,用咱们自己的钱买飞机让他们再来打咱们,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除非是死心塌地的卖国贼!”程砚秋非常气愤,“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让大家受牵连,给日本人唱义务戏的事,我程某人宁死枪下,也决不从命!请转告日本人,甭找梨园同业们的麻烦,我自己有什么罪过让他们直接找我说话就是。”

这段对话发生在1937年的北京(时名北平,以下皆作“北平”),程砚秋的家中。此时,北平已沦陷在日寇铁蹄之下,本来是为资助穷苦同行和赈济社会灾民的梨园行由来已久的义务戏也被日本人利用,一来为粉饰太平,二来为筹款支持日本发动侵略战争。

程砚秋拒绝为日本人唱戏,跟日寇的仇怨算是结下了。程砚秋堂堂正正做人,不仅不给日本人演义务戏,更不去伪满洲国,不跟伪政权合作,演出也不留“官座”(“官座”即给伪政权的“政要”及其鹰犬预留的免费座位)。程砚秋的气节让中国人骄傲,让日本人恼羞成怒,打压和迫害也就接踵而来。

1941年,程砚秋率秋声社到上海、天津演出后,让剧团的人先回北平,自己在天津看望朋友,晚几天独自回来。

火车驶进前门火车站,程砚秋还没走出车站,就被两个伪警围住了,他们以检查为由,把程砚秋带到站台北侧的一间僻静的小屋中,屋里已经埋伏着3个人。程砚秋知道不妙,背靠着屋内的一根立柱,以防敌人从身后偷袭。程砚秋太极拳功夫了得,几个伪警被打得狼狈不堪,但是对方毕竟人多,以一胜多难免力不从心。虽然程砚秋跳出屋外得以脱险,但是一只耳朵还是被打伤了,手表也被抢了去。等到“跟包”把托运的行李、戏箱拉回来,程砚秋发现很多戏箱被刺刀划破,连堂鼓也被挑破了。

这件事很快便传开了。当时,前门火车站的伪警、搬运工勾结地痞流氓狼狈为奸、欺诈旅客的事时有发生,京剧界的金少山、荀慧生等都被他们寻过晦气,然而只身斗歹徒的唯有程砚秋。花脸侯喜瑞说:“还是我们四弟有种,好样的,替咱们出了口气。”

然而日本人也不会善罢甘休,此后,总是有人找程砚秋的麻烦,还有自称宪兵队的人来找程砚秋要《春闺梦》的剧本,程砚秋猜测是某坤角儿要给日本人演这出戏。《春闺梦》是程砚秋呕心沥血的作品, “吾编此剧,自知为哀怨之声,惟颇愿从此国家日趋升平,使此剧辍响,则吾愿遂矣”。希望针砭时弊之作与时弊一同消失,这是何等的境界与胸怀,程砚秋怎可能同意把这出谴责战争、祈祷和平的戏让人拿去给侵略者粉饰太平?程砚秋严词拒绝,与日寇的矛盾自然也日益严重。

程砚秋感到,粉墨生涯恐怕要结束了。这对程砚秋来说是痛苦的,然而也是决绝的。一个演员身陷如此境地,程砚秋所能做的只有誓死不合作,以此保持一名艺术家、一个中国人的气节。

为了避免跟日本人纠缠,程砚秋来到一家德国医院内科门诊,找到主治医生德国人义克德和任翻译的杨学涛大夫。程砚秋说:“我现在这样胖,哪还能上舞台表演呢?”杨学涛立刻明白了程砚秋的意思——他不是真的看病,而是不愿与日本人为伍,希望托病脱离舞台。因而,检查过后,杨学涛在诊断书上写下:“程砚秋经本院内科检查,体胖行动不便,不宜去舞台献艺,应休息。”

一周后,程砚秋到医院致谢,送给杨学涛一幅亲笔题诗的扇面,诗中有一句是这样说的:“独占芳菲当夏景,不将颜色托春风。”

程砚秋在颐和园西北的青龙桥一带买下一个小四合院,开始了归隐务农的生活。乡村景致颇美,程砚秋时常感慨:“人生即是演戏,社会即是舞台,人人都是演员,这是多么美的天然布景啊!”隐居山林,然而程砚秋心里怎么能不念着他倾注了几乎全部心血的舞台啊!

程砚秋务农期间也坚持天天练功、吊嗓,此外便是读书、写字、画画,并写信指导他远在重庆的弟子赵荣琛。然而安稳的日子也不好过,日本宪兵队派人监视程砚秋,时常借拜访之名行骚扰之事。程砚秋在北平城里西四报子胡同的家也遭到日本宪兵队的劫掠。在这段时间程砚秋的日记中,随处可见一位爱国艺术家的苦闷、无奈。“半语能传家国恨,两眉深锁庙堂忧。”程派弟子刘迎秋对程砚秋的评价可谓道尽心事。

程砚秋曾在离青龙桥不远的宝藏寺远望北平城,写下这样的诗句:“凭栏远瞩气萧森,故(一作“救”)国精华何处寻?桑田沧海惊多变,指日挥戈望太平。”幸好,他所渴望的抗日胜利,不久便到来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梦蝶娱乐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zhuangzhou.net/view/12103.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